信息化平台登录 EN
首页 党群工作 党群工作
【党员突击队在行动】历史的选择——写在“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
时间:2021-12-28 09:26

历史的选择

——写在“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

“十四五”可再生能源(水电部分)发展及体制改革规划编制党员突击队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

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少年中国说》——梁启超

文中主要观点:

一是经过漫长的发展历程,人类已经跨越了原始文明、农业文明,正处于工业文明的最后一个阶段——第四个阶段,同时也是即将进入的生态文明的准备阶段。

二是能源革命的本质不是能源品种(或是燃料)的革命,而是能源利用方式的革命。薪材、草料等生物能源也好,煤炭、油、气等化石能源也好,水、核、风、光等非化石能源也好,都已经在自然界存在了数以亿年的时间。人类创造文明之后,在实践中通过多年的探索,终于发现(发明)并掌握了利用这些能源资源的方法,随后释放出的巨大生产力,以及伴随而来的生产关系调整,促进人类文明不断的进化、发展。

三是人类正处于第四次能源革命的伟大实践之中。第一次能源革命标志是火的利用,人类发现了把自然界常见的薪材等生物能转化为热能的方法;第二次能源革命标志是大牲口的驯化,人类创造了从土地产出的生物能源获得机械能的途径;第三次能源革命标志是蒸汽机和内燃机的发明,人类创新得到了从化石能源获得机械能的方法,释放了地球数十亿年来积累的资源潜力;第四次能源革命标志是非化石能源的大规模应用,人类逐渐掌握了从水、核、风、光等非化石能源获得能量的正确方法。

四是从历史上看,文明演进和能源革命总是相伴而生、相互促进,其中能源革命往往是先导。能源革命为文明演进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提供充足的动力源泉。火的利用使“人猿相揖别”,伴随着人类社会度过了“小儿时节”,进入了院士文明;大牲畜的驯化和畜力的使用帮助人类进入成熟的农业文明,从封建社会的禁杀耕牛、到现在还存在的对牛的崇拜即可见端倪;对于化石能源的利用和以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为特征的工业革命释放了地球数十亿年来积累的资源潜力,人类开创了空前发达的工业文明,两百余年“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五是现在来看,以核子能源、新能源快速发展为标志的第四次能源革命——即非化石能源革命,已经先于新时代而来,既是正在蓬勃发展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显著标志,也是为即将到来的生态文明所做的铺垫和准备。

六是无论采用何种方式利用生物能源、化石能源,甚至是非化石能源,目前人类所利用的一切能源形式几乎都来自于核聚变的间接应用。核聚变的直接应用可能将会成为第五次能源革命最主要的特征。以此为动力,也必将带领我们走向一个更加恢弘的时代。

正文:

人猿相揖别。

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

不过几千寒热。

《贺新郎·读史》——毛泽东

能源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在人类发展的历程中,不同文明阶段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都曾经发生了飞跃式的提升,并相应伴随着能源利用方式的重大变革。

一、文明和能源革命

(一)原始文明和第一次能源革命

大约在250万年前,人类进入原始文明,其标志特点是人类直立行走、制造工作和火的利用。原始文明是完全接受自然控制的发展系统。人类生活完全依靠大自然赐予,猎狩采集是发展系统的主要活动,也是最重要的生产劳动,经验累积的成果。原始社会的物质生产活动是直接利用自然物作为人的生活资料,对自然的开发和支配能力极其有限。在原始文明阶段,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能源革命(火的利用),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其燃料为薪柴,能源利用方式是将生物能转化为热能。火为人类提供了获得热能的方式,进而使人类摆脱了茹毛饮血的生活,是开创性的历史发明。但是在这一文明阶段,除了人力自身,人类没有找到获得其他动力来源的方式,因此难以创造出更高一级文明所需要的物质基础。

(二)农业文明和第二次能源革命

大约12000年前,人类开始进入农业文明,其标志性的特点是动植物的驯化。农业文明是人类对自然进行探索开发的成果,开始出现青铜器、铁器、陶器、文字、造纸、印刷术等科技进步,主要的生产活动是农耕和畜牧。人类通过创造适当的条件,使自己所需要的物种得到生长和繁衍,不再依赖自然界提供的现成食物。对自然力的利用已经扩大到若干畜力、水力等,经济活动开始主动转向生产力发展的领域,开始探索获取最大劳动成果的途径和方法。在农业文明阶段,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二次能源革命 ,牛、马等大型动物的驯化,使人们找到了一种利用生物能源的方式,将生物能源转化为机械能,创造了空前的生产力。生物能源优点主要包括获得便利、可再生、可复制、技术简单等,但严重依赖于有限土地资源的产出能力,且年际、年内分布不均匀,存在资源潜力有限,能源密度较低,易受自然灾害影响等问题,这些因素限制了生物能源的进一步利用。

(三)工业文明和第三次能源革命

大约在18世纪70年代,人类进入工业文明,其标志性的特点是蒸汽机的发明和机械的利用。工业文明是人类对自然进行征服的发展结果。随着科技和社会生产力空前发展,特别是科学探索活动中分析和实验方法兴起,科技和教育极大促进了经济发展,形成空前的生产能力。德国在2013年提出工业4.0的概念,将工业文明划分为四个阶段,其中每个阶段的兴起都对应了一次能源革命。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约翰内斯堡会晤大范围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从18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机械化,到19世纪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电气化,再到20世纪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信息化,一次次颠覆性的科技革新,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大解放和生活水平的大跃升,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轨迹。”在工业文明阶段,发生了人类历史的第三次能源革命,利用化石能源提供所需能量。相对于生物能源,化石能源的核心特征就是其生产基本上摆脱了对土地资源的过渡依赖,使地球在几十亿年来积攒下来的海量资源可以为人类生产所用,因此短时间内释放了巨大的生产能力。其中,煤炭是最早被大规模开发、利用的化石能源。

1.第一次工业革命

相对应四次工业革命,主体能源也在不断的调整。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在18世纪70年代,其主要特征是机械化,标志是煤炭利用和蒸汽机的发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结果是机械生产代替了手工劳动,经济社会从以农业、手工业为基础转型到了以工业以及机械制造带动经济发展的模式。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不断深入,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不断提高。

2.第二次工业革命

19世纪70年代,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条件逐步成熟,其主要特征是电气化,标志是电的发明和内燃机的应用,其里程碑的事件是1879年,爱迪生发明白炽灯泡。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形成生产线生产的阶段。通过零部件生产与产品装配的成功分离,开创了产品批量生产的新模式。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石油和水力发电正式作为新的能源品种登了人类的历史舞台,因为石油具有能量密度高、燃烧后污染较少等特点,在20世纪30年代,石油正式超过了煤炭,成为主体能源;于此同时,因为水电站除了发电效益外,在灌溉、防洪、航运等方面综合效益显著,在各主要工业国家工程建设能力大幅提升后,也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其标志性工程是1936年美国建成的胡佛水电站。

3.第三次工业革命

20世纪70年代,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式拉开了序幕并一直延续到现在,其主要特征是信息化,标志是计算机芯片发明和核能的和平利用。随着电子与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制造过程不断自动化,机械设备开始替代人类作业。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石油作为主体能源,得到了更为广泛的应用,并在1973年占到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一半左右(BP数据)。因为石油在工业社会中的地位日益重要,石油的生产、运输和贸易都深刻的影响了世界的地缘政治格局,包括中东地区、南美地区等产油区,以及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交通要道都成为了热点地区。围绕石油资源的外交和军事博弈,从20世纪最后的30年一直延续到现在。1973年、1979年和1990年的三次石油危机,更是为严重依赖石油资源工业国家敲响了警钟,能源安全成为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要动机。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非化石能源作为新兴的能源利用方式,在能源生产和消费的过程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作用。在这一阶段,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跨越式发展深远的影响了世界能源结构。一是为满足中国快速发展的用能需求,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从不断下滑转为进入较为平缓的阶段;二是水电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总量大幅增长、占比稳定并略有提升。此外,在工业3.0时代,因为天然气具有热值高、使用清洁等优点,日益得到各主要国家的青睐,其在能源结构占比大幅提升,从1970年的16%不断提升到2018年的23%;核能开始进入和平利用阶段,但是受切尔诺贝利、英里岛、日本福岛等多次核事故的影响,其发展进程多次被打断。

4.第四次工业革命

21世纪的第2个十年,第四次工业革命呼之欲出。“工业4.0”的最初概念是在2011年德国举办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2011”上被提出的。2013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2013”中发布了“工业4.0”工作组最终报告—《保障德国制造业的未来—关于实施工业4.0战略的建议》。在此之后,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工业4.0的概念开始被世界各主要国家广泛接受。“工业4.0”的特征是智能化,标志是互联网和新能源的大规模应用,通过决定生产制造过程等的网络技术,实现智能制造,进行实时管理。智能制造中的生产设备具有感知、分析、决策、控制等功能,是先进的制造技术、信息技术的集成和深度融合。在智能生产过程中,传感器、智能诊断和管理系统通过网络互联,使得由单一、分散的程序控制上升到综合智能控制,从而制造工艺能够根据制造环境和制造过程的变化,进行实时优化,提升产品的质量和生产效率。

但尤其要引起注意,目前世界虽然正处于工业文明的第四个阶段的起步期,可能也是工业文明的最后一个阶段,是即将到了的生态文明的准备阶段。2013年,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生态文明思想,指出“生态文明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大成果。人类经历了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生态文明是工业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新要求”,为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指明了方向,画出了路线图。“兵车未动、粮草先行”,生产力的重大飞跃同时也必将伴随着物质基础的巨大变化。在这一历史阶段,第四次能源革命(非化石能源利用革命)正在蓄势待发,并终将为后续生态建设提供充足的动力基础,其标志性的特征是核能的和平利用和新能源的快速发展。

根据BP数据,2019年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约200亿吨标准煤。其中,世界煤炭消费量75.4亿吨,石油44.5亿吨,天然气3.93万亿立方米,分别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7%、33.1%和24.2%;非化石能源合计31.2亿吨标准煤,占15.7%。其中,核电、水电及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分别折合8.5亿吨标准煤、12.8亿吨标准煤、9.9亿吨标准煤,分别占能源消费总量的4.3%、6.4%和5.0%。目前,全球新一轮能源革命和科技革命深度演变、方兴未艾,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全球能源转型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战略方向和一致宏大行动。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电气化和能源效率大幅提升为特征的全球能源转型正在加速,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着全球能源体系,同时对现有地缘政治格局带来深远的影响。

二、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忆秦娥·娄山关》——毛泽东

(一)当前的形势

原始文明大概持续了250万年的时间,农业文明大概持续了13000多年的时间,工业文明预计将延续到2050年左右,大概是200~300年的时间,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正在逐步加快。农业文明时代,中华民族一直是世界的领跑者。可惜的是在工业文明开始之时,没有能够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导致了近代以来承受了无数的灾难和屈辱。好在经过几代人奋勇直前的追赶,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将全面展开之时,我们又重新站在了新的历史起跑线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使命,在第二个百年之际即将实现。在此背景之下,“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自主贡献目标的提出是历史大势所趋,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扭住这个牛鼻子,必将大幅加速我们迈入生态文明的历史进程。

从历史大势来看,我们正处在从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转型发展阶段,这是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领导者是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发生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领导者的历史责任由英国交到了同文同种美国手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领导者是美国,并在在铁幕落下至后,进入到了没有对手的一元时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发生了跨越式的发展,陆续超过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日本,稳居世界第二,成为世界经济全局的重要参与者。根据统计,2019年中国GDP规模达99万亿元,相当于14.4万亿美元,人均GDP历史性的超过1万美元;同期美国2019年GDP为21.4万亿美元,中国GDP相当于美国的约67%。2019年中国GDP实际增速6.1%,低于1978-2008年高速增长期的平均增速9.8%,但仍远高于美国2019年增速2.3%,中美差距正在快速缩小。据IMF估计,2019年全球GDP总量达86.6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和美国占全球GDP比重分别为16.6%和24.7%。如果未来几年中国经济保持年均5%左右的增长,十年内中国有望跃升为第一大经济体,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和治理版图进入新的篇章。

完成参与者到领导者的身份转变,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一帆风顺的,必将面临着旧的格局和旧的势力的全面反扑。贸易冲突和摩擦在未来十年内、甚至几十年内将会不断重现。“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同时,这个摩擦又可能会是时断时续、打打和和,出现在经济、外交、军事等多个领域,并在不同阶段呈现不同的特点、表现为不同的形态。我们准备的越充分、决心越大,每次摩擦发生的间隔就会越长、程度就会越轻,我们越是麻痹大意、甚至表现为投降主义,摩擦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频繁。斗争的同时也应认识到,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全世界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一致的。斗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团结,团结的基础就是根本利益一致。

此外,全球的科技创新也正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活跃的时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以合成生物学、基因编辑、脑科学、再生医学等为代表的生命科学领域孕育新的变革,融合机器人、数字化、新材料的先进制造技术正在加速推进制造业向智能化、服务化、绿色化转型,以清洁高效可持续为目标的能源技术加速发展将引发全球能源变革,空间和海洋技术正在拓展人类生存发展新疆域。”

在文明转型的历史浪潮中,伴随着科技革命,能源革命正在进行之中,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二)我们的任务

《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中国共产党人成立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是组织、动员绝大多数人来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奋斗的政党。在从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我们不能放下这个初心和使命,要勇于成为这一历史进程的领导者、担起历史赋予的责任。使命所在,更需要把中国自己的工作做好。

目前中国正处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攻坚期,能源发展的主要任务已由保障供应向更好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转变。展望未来发展新征程,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两步走”强国梦新战略,并要求“加快建成绿色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尤其是双碳目标的提出,标志着未来已经正在成为现在,可再生能源发展正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从煤炭到油气再到非化石能源,从机械化到自动化再到智能化,这是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循序渐进的发展路径。我国要实现油气替代煤炭、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双重更替”,实现从机械化、电气化、信息化并存到智能化的跨越式发展,不是简单的两步并作一步走的问题,如何把握代际更替中的“快”与“慢”的关系,推动能源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实现以安全高效、绿色智能、开放共享为特征的能源高质量发展,保障国民经济快速发展,更好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用能需要,是摆在新时代能源工作者面前的光荣责任,也是国家和人民最需要我们完成的任务。

同时,犹为要注意,我们发展能源的本质目的是为从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转型服务的,是为满足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服务的。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进一步加强认识,提高政治站位,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持“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等六项原则,辩证把握好开发与保护的关系,为建设美丽中国的行动提供强大动力,也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了思想和实践的“中国方案”。

三、能源发展展望

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

——《孙子兵法》

(一)关于能源品种的定位

能源终归是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服务,每个能源品种也要在历史的趋势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从生态文明的建设需要和第四次能源革命发展进程来看,随着中国能源转型速度加快,煤炭的消费总量将在达峰之后将逐步降低。石油占比稳步,总量在2030年左右达峰。天然气作为过渡性质的清洁化石能源,在2050年前还应进一步发展。水电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基石”,还应继续因地制宜的稳固发展,在保护好生态环境和妥善进行移民安置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其在灌溉、防洪、供水、航运、旅游等方面的综合效益,并在新能源快速发展的进程之中完成功能转型,逐步由电量提供主体转为电量、容量支撑并重。抽水蓄能是当前技术最成熟、经济性最优、最具大规模开发条件的电力系统绿色低碳清洁灵活调节电源,与风电、太阳能发电、核电、火电等配合效果较好,要进一步坚定信心、加快推进发展。积极安全有序发展核电。新能源(风、光、生物质、地热、潮汐)是能源转型发展的“加速器”,未来将陆续跨越能源增量主体、完全增量替代和成为主体能源等三个发展阶段。储能技术将在接下来的能源革命中持续发展进步、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立足于解决能源时空分布不均匀的问题。

可以预期,非化石能源正式成为主体能源这一时间节点,将可能成为生态文明正式开始的重要标志载入历史史册。

(二)对于未来的展望

无论是薪柴也好、草料也好,还是煤、油、气等化石能源,亦或是水、风、光、地热、核电等非化石能源,本质上都是对于核聚变的间接利用。从这一规律延伸开去,我们可以设想,第五次能源革命——即核聚变的直接利用,将会带来一次更为彻底的变革。对非化石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即将推动我们步入人类文明的新篇章——生态文明时代,并将成为生态文明时代的主体能源。同样,第五次能源革命,也一定可以将带领我们到达一个更加恢弘的新世界。

最后,还想和亲爱的同志们说几句话。

日常聊天的时候,也时常会听到有人在感慨,总院其实挺幸运的,总是在看似山穷水复的时候又萌生了勃勃的生机。

但在我心里,却一直坚信这么一个简单道理,总院的幸运不是偶然,而是因为我们选择了一个光荣而伟大的事业。

我们只有毫不犹豫的、坚定不移的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战略,才能够真正的做到与国同休。

以前的我们是这么做的,以后的我们还会这么做下去。

只有我们选择历史,历史才会选择我们。

天道好还,盖中国有必伸之理。

历史大势,浩浩汤汤!第二个百年目标一定会达成!我们的目的一定能达到!

图1文明发展和能源革命
图2能源发展历程